键盘侠连烈士女儿都要中伤,她的回应感人至深

08-08 20:03 首页 人民日报
喀伊热·买买提江说

  当时想当警察的时候,妈妈阻止过。她说,“死了一个你爸爸,不够吗?”


  她还是担心我也会出事,当时还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但最终还是被我说服了。


  因为,她也喜欢看我穿着警服的样子,可以看到爸爸的影子。


  喀伊热·买买提江,现在是新疆警察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也是烈士买买提江·托乎尼牙孜的小女儿。



  买买提江·托乎尼孜,新疆阿克苏地区公安局原副局长。2015年,他沿山搜寻“9·18”严重暴恐案件中的犯罪分子,为了救出被绑架的牧民挺身而出,冲进暴恐分子巢穴,不幸壮烈牺牲。

搜寻暴恐分子时,托乎尼牙孜走在最前面


  7月23日,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 发布了一段视频,已经成为警察学院学生的喀伊热向父亲倾诉,“我也想像你一样成为一名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好警察。”


  可就是这样一段视频,还是有人来嘲讽,而且还貌似是个“交警”。



  在评论中,微博ID为“大连交警小范”的网民嘲讽喀伊热是“沾了父亲的光,省了好多中间环节,大家都比不了。”这让很多警察朋友和路人网友都十分愤慨。


  • 2014年4月30日,民政部、最高人民法院等9部门印发了《人民警察抚恤优待办法》,其中第三十六条写明“伤残人民警察本人、烈士子女、因公牺牲人民警察子女、一级至四级伤残人民警察子女按照有关规定享受教育优待。”


  好在,真警察把假警察逮到了。

  8月5日,大连公安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微博账号“大连交警小范”真实身份系大连市甘井子区一小商户业主范某,目前,大连警方已落地查人,并对范某冒用警察名义在网络发布不当言论的违法行为正在依法处理中。

  当天,微信号POLICEman对此事做了报道,文章下的一条留言引发很多人的触动——“我就是烈士买买提江的女儿”。


  观察者网确认了这位网友就是喀伊热·买买提江,并和她聊了聊。


  对于网络上的这种评论,喀伊热其实很淡然,“我觉得他说那种话确实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人家想发表言论那是可以的 ,我需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问心无愧。”


  2015年父亲牺牲后,喀伊热把3块沾有爸爸血迹的小石子带回了家。


  “我没有爸爸那么强大,我也不会用枪,我想给那里的警察叔叔们洗衣服做饭,只要抓住这些暴恐分子,我什么事都愿意做。”当时无助的喀伊热对身边的人说。


  喀伊热说,2015年时她已经考入了新疆农业大学,当时的专业是生物科学技术。事情发生后,为了实现当警察的愿望,喀伊热转学到了新疆警察学院。


  喀伊热说,其实当时想当警察的时候,妈妈阻止过,“她说,死了一个你爸爸,不够吗?她还是担心我也会出事,所以当时还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但最终还是被我说服了,因为她也喜欢看我穿着警服的样子,可以看到爸爸的影子。”

托乎尼牙孜和两个女儿


  今年3月,喀伊热在参加一次活动时说,自己对于父亲的回忆,可以说真的很寡淡,她说父亲生前陪伴她的时间特别少。


  “好多人问过我,你跟你爸爸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回忆的时候,我都要想好久,也确实,真的是没有。”



完整视频戳这里:


  我们注意到,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喀伊热提到,父亲40岁的时候才开始学说普通话。提到这个,喀伊热说,因为父亲之前没上过汉语学校,所以汉语几乎不会说。之后慢慢地,双语普及了整个新疆,爸爸非要学汉语。“我说你都老了,他说人家60岁都有上大学的呢。”


  此前喀伊热曾提到,对于父亲来说没有几点钟起、几点钟下班回家这个概念,一个星期能回一趟家就很不容易了。“跟他一起吃个饭就很奢华很奢华。”


  但是,既然开始学汉语,她的父亲就没想过半途而废。“一直到他去世前,他都没有放弃过学习汉语,他的汉语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听说写都是很棒的了。”喀伊热说。


  “在办公室,偶尔半夜拿着几个文件回来,趁吃饭的时间开始问我标拼音、读,练发音标准,有些成语词语他不懂意思,就会记下来让我举例让我解释,后来可能觉得和我学习的时间也不多,就自己买了一个词典和电子词典在办公室学习。”


  “他是很执着,很好学的人。”喀伊热回忆。


  曾有人问喀伊热,父亲最常和她说的话是什么,喀伊热说是“看你长这么黑。”



  作者提到这个,喀伊热回忆说,“爸爸也黑,所以我每次都能和他顶嘴。”


  “他是严肃但也很可爱的人,性格很开朗。”这是喀伊热对父亲的另一个评价。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爱人。但喀伊热说,如果有下辈子,她要当父亲的妈妈。



  喀伊热说,父亲一生都在劳累,她还没有来得及去报答他,“我知道他心里有亏欠,他总是说没有好好陪我,总是因为这个给我道歉。但是,如果他不是警察,真的会是一个好爸爸 ”。


  “所以,我想如果有下辈子,就当他妈妈。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他的下半辈子我没有付出的,那么下辈子当他妈妈好了,把最伟大的爱给他。”


  喀伊热又说,其实还是想当父亲的女儿,但是“我不能那么自私对吧,不能一味地去索取,我想我也应该成为他坚强后盾、给他爱~因为我知道,他的这一生真的很辛苦,真的很难,一生都在付出。”


托乎尼牙孜的外孙


  下辈子想要做父亲坚强的后盾,而这辈子,喀伊热正代替父亲往前走。


  现在,喀伊热是新疆警察学院大三的学生,学的是侦查学,按照学校的要求,这个学期开始要在反恐一线实习。虽说是实习,但做的事和民警一样,每个人都很忙很累。


这组“新疆公安的日常”曾让无数网友泪目 


  至于以后的打算,喀伊热的回答非常明确:还留在一线,做国保工作。


  “我没有权利管别人怎么说,只希望自己在警察这份岗位上做好,还新疆一个稳定,让那些人也对新疆刮目相看”。


向反恐一线的战斗者致敬!


来源:观察者网(ID:guanchacn),作者:杜津

本期编辑:胡洪江、胡程远

觉得不错,请点赞↓↓


首页 - 人民日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