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三尺讲台上的黔驴一头

摘要: ……

10-29 21:38 首页 萍语文

萍语文 - 教育|阅读|生活|文艺

萍老师私人微信 - pinglaoshi1314


无论敬茶、劝酒、求雨、灌水,

都不是中国教育最得体的仪态,

因为,教育应该是高贵的!

——萍老师



文 / 萍老师


做了老师,就不得不炼就十八般劝学本领,既要使点儿宋江的恩惠,又要懂点儿刘备的眼泪,还少不了唐僧的碎碎念。不过,老师也是三尺讲台上的黔驴一头,也有技穷的时候。因为,故事往往是这样的:


?课堂的初衷是相敬如宾的——


敬茶


敬是最润物无声的课堂了,我开讲你恭听,你礼问我细答,其乐融融!但敬的尺度最难把握,若是老师不温不火地敬,学生慢条斯里地喝,固然一团和气,但课堂又少了一点铿锵活力。更多时候,敬茶的课堂只是一种乌托邦,因为孩子的天性里就住着一个孙悟空,大多是不会端端正正受敬的。


?敬茶不吃,就和风细雨地劝劝吧——


劝酒


应该说,劝酒是当今课堂最贴切的比喻了,比起敬,多了一点力道。古人就推崇劝之道,荀子的劝学,就是鼓励学习督促上进。劝酒仍是温润的,精进又不失礼。力劝之下,席间的学生也各有不同:聪颖而不好学者,属有酒量无酒兴的;好学而不得法者,属有酒兴无酒量的。作为师者,在学生无知无畏的年龄,劝一劝,善莫大焉!


?如果劝也不吃,还是俯下身子求吧——


求雨


若是风也调雨也顺,就不会有人望天求雨了。师者所求,始终是为了收成,谁不想多收个三五斗?但是,传道授业解惑,相求已是一种悲哀,因为这是一种躬身或半跪的姿态,让教育有了尊卑。关于求雨的无可奈何,可记得龚自珍的那句哀鸣——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软硬都不吃,只好捏着鼻子硬灌了——


灌水


灌水的别名就叫“填鸭式”,属于土法炼钢,既挨骂,又受捧。捏着鼻子灌,起码完成了物理意义上的输送。虽说你不情来我不愿,但灌了起码三餐不饿,不灌只能空空如也。在中国基础教育的现状之下,灌水是教书先生的最后一着臭棋,最无奈又最安全。


……


笑侃之后是沉思,无论敬茶、劝酒、求雨、灌水,都不是中国教育最得体的仪态,因为,教育应该是高贵的!


我们如何高贵起来,又一直高贵下去呢?不全是老师的事儿,也不尽是学生的事儿,这需要中国教育的自省与革新!




萍语文特邀撰稿人李白的白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首页 - 萍语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