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永远对不起女人……

摘要: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恭喜你,慕小姐,你已经怀孕八周了!”年约五十岁多岁的中年女医生露出微笑慈爱

10-30 04:30 首页 动态表情仓库



“恭喜你,慕小姐,你已经怀孕八周了!”

年约五十岁多岁的中年女医生露出微笑慈爱的说。

慕初初的脸上紧张起来,一片惨白!怎么又怀孕了呢?他不是都做过措施的嘛!

“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可以吗?”慕初初忍住内心的不舍,苦涩的问。

医生看了她半晌,然后摇了摇头,“我刚才看了你的记录,过去两年里你堕过两次胎了。如果这次你还不要,那很容易造成你今后不孕。所以医院是不会给你做这个手术的!”

慕初初听到医生的说法后,紧紧咬住下唇,眼里露出一成水雾,“我知道了!”

“回去好好养胎,做了母亲你就知道小孩子是多么可爱的。”医生紧接着补充道,没办法,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想要孩子,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

接着,女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慕初初忍住泪水走出诊室。

走在医院来的长廊上,不禁想起之前的两个孩子。她不是一个好女人,她曾经亲手杀死了两个孩子。对不起,这次妈妈一定把你生出来!小手抚上小腹,巴掌大的脸上露出苦涩的微笑。

慕初初紧张的打开公寓的大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一路上,她就在想该怎么和他说自己已经有孩子的事!

看到玄关处放着的男士意大利皮鞋,她知道他来了。

慕初初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跑到书房里。

咦?怎么没有在?夏雨蝶疑惑的看着空空如也的书房,不一愣。那他一定在卧室咯!慕初初朝着卧房移动。

路遥知翻出自己的衣服,然后折放到一个大箱子里。可能他整理的太投入了,以至于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慕初初。

“你要出门吗?”她低声颤抖的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她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好像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路遥知停下动作,回头看了这个陪伴自己五年的女人。

不答反问:“你回来了?”

“嗯,刚才去了躺医院!”她直接告诉他的去向,这是多年来养成的规矩。

“哦。”他只‘哦’了一声显然对她去哪里不敢兴趣。

“你要出差吗?”慕初初忍不住的又问了一遍。

路遥知看了看衣服,然后又看了看她。那画得精致的小脸,波浪的头发披散在身后,把她显得非常妩媚。

她的眼睛很漂亮,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眼球却非常的黑亮。



这是他今天才发现的,说来可笑,虽然他们已经在一起五年,可是他真的说不清楚她到底长什么样子。

她白天总是涂抹厚厚的妆弄得像个娃娃,晚上她虽然卸了妆,他却更多的是注意她的身体,而不是她的脸。

今天这仔细的一看,才知道她的眼睛如此漂亮。

不过,再漂亮也没有吸引他太多的注视。因为他现在的整颗心都被黄舒雅那纯洁年轻的脸蛋占了去。

他疯狂的爱上了她。她是像个易碎的娃娃,需要他的怜惜和呵护。

而事实上,他也已经把她纳入到他的羽翼下。

昨天,他已经拜访了她的家人,顺便也敲定了结婚的时间。下个月的十六号,他和她会在教堂完成他们的婚礼。

想到这里,他的向来冷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柔情。

半晌后,他像交代公事一样,没有任何温度的开口说,“不是出差,而是我准备搬出去了!”

他的话仿若一颗炸弹,炸得她呆若木鸡。

“为什么?”许久之后她颤抖的问出声。

“因为,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很爱她,所以,我必须结束我们的关系!”说着的同时,他甚至嘴角还带着很温柔的微笑。

刺得她眼睛里冒出厚厚的水气,模糊了她的视线,“你要结婚了?”

“是的!”

慕初初的小手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小腹。孩子……她的孩子该怎么办?她压下不断淌血的心,苦涩的哀求说:“可不可以别离开我?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只求你……只求你偶尔的时候能来看看我?”

她好爱他,她真的不想离开他。

路遥知毫不考虑的摇摇头,之后很大方的开口:“哦,你放心我会给你一千万的支票!今后的生活也会衣食无忧的”!

他的语气之中多少有些讽刺的味道。看着她花容失色的脸,他觉得很恶心。

她太会表演了!她不就是想在他身上多捞一些钱吗?

呵呵!反正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了!无所谓,他可以多给一些!

说完,他从文件中掏出一打支票,大笔一挥,然后,撕下支票交到慕初初的手中。



慕初初没有马上接过,只是贪恋的看着他的脸,恳求的再次说:“遥知,你能不能在考虑一下!毕竟我们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一点点都没有喜欢过我吗?”

“我不求名分,只求能和你在一起!只要……只要你偶尔的时候能过来看看我就好。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说着的时候,慕初初跪倒在他的脚边,抓着他的大手祈求着。

“你不要这样!我不可能答应你的。因为我结婚以后就决定当一个好先生。我不想在外面捻三搞七!”他冷着脸,鄙夷的看着她,很反感的挣脱她的攥制。

慕初初满脸是泪的瘫在地板上,盯着他哽咽着。她好羡慕那个女孩,她怎么可能轻易的抓住他的心呢?

“她很漂亮,家世也很好吧?”她很想知道,很想知道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他。

“她是很漂亮。至少在我的眼中,她赛过所有的女孩。她的家很贫穷,有一个病重的母亲,还有一个正在高三的弟弟。”

“可是她很要强。自己一边上学,还要一边工作,赚取自己的学费和供养她的家人。我正是被她这一点吸引的。她的坚强、她的善良一再再的让我敬佩!”提到黄舒雅的时候,他的眼睛露着无比的深情,还夹杂着对慕初初的讽刺。言下之意,再看看你,只能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优厚的生活。

慕初初被她看得羞愧的低下头,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

路遥知把支票放到她的脚边,然后,继续的整理自己的衣物。

慕初初看了那张支票半响,最后还是选择捡起支票。然后,抹抹眼泪站起身体。

路遥知讽刺的撇撇嘴,果然还是个拜金的女人,和他的舒雅根本没有办法比的。

“我来帮你收拾吧!”慕初初压下哽咽,接过他手边的衣服。

路遥知看着床面上的一团混乱,还真的很挠头。有她来整理也是不错的,他退开身体,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慕初初麻利的动着,一滴滴泪水吧嗒吧嗒的掉落在他的衣服上。掉吧!让她更多的眼泪留在他的衣服上,让它们带她去接触他,安抚他,拥抱他。

泪水很快占满了她的鼻息,她已经无法用鼻子呼吸,只能微张开嘴巴。

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路遥知的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丝的不舍。

她确实是个很好的伴侣。无论是在还是在日常生活中。

她把他的生活打理的很好,她总是早早的起床,给他准备一顿很丰盛的早餐。他的衣服也总是被熨烫得平平整整。



她的话很少,总是带着很温柔的微笑。

她确实把这一工作做得淋漓尽致。

呵!当然也包括她很会花钱。每个月他都会让他的秘书打一笔钱给她,她也很快会把钱花光。

对于这一点,他很不欣赏她。并不是他心疼他的钱,而是她就是个拜金女。

一想到她对他的温柔,都是以钱为目的,都是以她的挥霍为目的,他就看低她几分。

慕初初放慢收拾的速度,她手边的动作越来越慢。她不想离开他!不想!一千一万个不想!可他把话说得那么明白,要她还怎么能告诉他,自己已经怀孕的事呢?

她无法卑鄙的用孩子困住他!

“还没有收拾好吗?”看着她故意磨蹭,路遥知有些不耐烦。

“哦,马上就好……!”慕初初抹了把脸,然后加快手边的动作。将最后一件西装平整的放进皮箱里!好了!盖上盖子,拉上拉索。

她转过身体,低着头不敢看他。“晚上吃过饭再走吗?”

“不了,今天晚上我会接她到我父母那里!”他淡淡的说。

慕初初脸色又惨白了几分,心仿佛被一个锥子狠狠的反复的扎着。哦!他连陪她吃顿晚饭都觉得浪费时间吧。

“嗯,我走了!这里我短时间不会来了,你找好房子在离开就好。至于房子的钥匙,你可以交给我的秘书。”他简短的交代完,没有回眸,没有再见,绝情的拉开大门走出房子。

慕初初贪婪的看着他的背影之后,瘫倒在地。

他喜欢的女孩子也是家事平凡的,并不是贵族小姐。

他说喜欢的是对方的单纯坚强!她想大喊,她也是个好女孩!她也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拜金女!她之所以当他的情妇是因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她也是被生活所迫。

一个人的房间里,她坐在地板上放肆的哭着。哭红了眼睛,哭肿了眼皮,哭得全身失去力气。

今天是周末,慕初初一早起来。不同往日,而是上了一层薄薄的淡妆掩盖自己的憔悴。然后,倒了两次公车,走到了一个极破旧的公寓前。

推开门,慕初初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

只见一个虚弱的妇人穿戴很整齐的坐在沙发上,盯着眼前的老旧电视机。

“妈,我回来了!”慕初初胆怯的叫着,拎着一大堆的东西,慢慢的走进来。



慕母一看到她,脸色变得极为愤怒,“滚!谁让你来的!”

“妈,您别生气!我是来看看您,还有弟弟妹妹!”慕初初站在门前,不敢跨进半步,深怕把身体很不好的母亲气到。

“滚,你这个不要脸的货,不要叫我妈!”慕母气得气喘吁吁的,指着慕初初,嘴里无情的喊着伤害人的字眼。

“不。”慕初初脸色惨白的倒退几步,不相信听到那难听的字眼是出自自己的母亲。

“慕初初,就算我死了,也不再花你一分钱!你那钱太肮脏了!难怪我治了这么久身

体也不见起色,因为你的钱太晦气!”慕母很鄙夷的看了慕初初一眼,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

慕初初站在大门前,紧咬着下唇,听着母亲的谩骂。

她的钱真的很脏吗?她为了这个家,为了她的亲人,她出卖了一切!难道错了吗?

慕母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之中,有着身为母亲的骄傲。“以后我们不用你管了。你弟弟的学费也不用你费心了。因为你妹妹已经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归宿,下个月她就要结婚了!”“小妹要结婚了?她不是才毕业嘛?”她喃喃道。

“是呀!你小妹可不像你!她洁身自爱,当然能找到好对象。”慕母很骄傲的说,好像慕初初根本就不是她的孩子。

虽然很意外妹妹会这么早嫁人,不过,慕初初还是为妹妹感到高兴的。

从包中掏出一打钱,她小心翼翼的放在门边的鞋柜上。“妈,妹妹要出嫁,需要钱的地方会比较多,这些你就代妹妹收下吧!”

“滚!谁要你的臭钱!你妹妹要嫁的人不知道多有钱,人家把事情都安排的好了。”慕母再次起身,把钱扬到大女儿的脸上。

慕初初咬下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自从上个月被小妹发现她做人情妇,他们全家人都开始不理她。母亲更是气得告诉她,她没有她这么下贱的女儿。

“妈,这就是我当姐姐的心意!”

“你的钱污秽,我们不需要!让你妹妹能安心的结婚吧!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女儿,我不想因为你,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来!”慕母冷言冷语的说。

每一句话,仿佛一把利刃狠狠戳进她的心脏。

“你快点走吧!一会你妹妹和她的男朋友会过来。”慕母很恳求的说。

“妈,我这就走了。能有人照顾咱们家……我就放心了!”她再看看母亲,环视一圈自己的家。然后,初初蹲下身体,一张一张的捡起自己用身体换回来的钱。

“对了,你妹妹的婚礼,你不要出席。省得因为你给你妹妹丢脸!”

“我知道了!”初初紧咬着嘴唇然后站起。

转身离开的瞬间,她再次看了一眼母亲的背影。



慕初初拎着东西,走出老旧的公寓。汇聚在眼里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不怨!她无法怨恨自己的母亲。怪只怪为什么老天要把他们家安排的如此凄惨。

如果当年父亲没有撒手人寰,她也不会走到出卖自己的境地。

她无力的靠在楼门。呵呵!所有的人都抛弃她了。她没有了家人,没有了他。

哦,不!她还有孩子!孩子会是她的亲人。她单手贴上自己的小腹,挤出一个微笑。

不经意的抬眼,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她的面前。

路遥知的车子她不会看错的!初初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仔细的再次看去!

是的,他的车子。

他怎么回来这里?这里不是他该来的。

在她震惊的同时,车门被开启。

路遥知高大的身形,帅气的面孔进入到她的视线里。

当看到他身边的女孩时,她的不敢置信的倒抽一口凉气,小手紧紧的贴在小腹的上面。

路遥知也很意外看到她,额头深深的蹙起。

而他身边的年轻女子脸色更加难看。双眼之中充满着内疚,恐惧和担心。

初初来回的看着他们两人,震惊的无法开口。

难道他要结婚的女孩子是……

这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让她不敢继续往下想。不!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在她不断落泪、伤心欲绝的时候。

路遥知冷冷的朝她一督,眼神里有着惊讶、责备、不屑一顾,而更多的是警告。

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对他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眼神,她再了解不过了。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初初透过黑色的镜片,依恋的看着他。四天了,她已经四天没有看到他了。

他一如以往一样,英俊帅气,一身清爽。

初初心中泛出苦涩。看来他们的关系结束,并没有牵动他一丝丝的情绪!

她不相信!真的不相信!难道五年来的朝夕相处,他竟然对她一点点的感情都没有吗?

哪怕是一种习惯,难道都没有吗?就连养个小猫小狗的都会有感情的吧?更何况是有着亲密关系的人呢?

双眼中的湿气越来越重,最后她已经看不见他们。

路遥知装作不认识,牵着身边的女孩从初初身边经过,走进楼道。

初初深吸一口气,转过头看着他们背影,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哭出声音。

只见滚烫的泪连成行的滑落,流进她的手里湿润了她的手掌。

初初咬住下唇,怕她自己会脱口而出他的名字!

路遥知身边的女孩在一个不经意间回眸,双眼之中有着浓浓的……害怕!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精彩哟!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首页 - 动态表情仓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