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弗勒回应如何解决“供应商停产”危机以及它所犯下的2个错误 | 汽车商业评论

摘要: 目前,舍弗勒正在协调全球资源,以能够正常为其客户供货,但带来重大经济与声誉上的损失已经不可避免。

10-29 19:43 首页 汽车商业评论

目前,舍弗勒正在协调全球资源,以能够正常为其客户供货,但带来重大经济与声誉上的损失已经不可避免。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  张嫣

“我们目前正在协调全球资源,妥善处理供应链问题中,避免给客户造成损失。”9月21日中午,舍弗勒方面对于当前其供应商停产的解决方案情况,做出了如是答复,“我们会妥善处理客户的供货”。

 

越来越多的细节消息被传出,也让舍弗勒越来越被动。

 

9月18日,一则舍弗勒集团大中华区CEO张艺林的发给上海市相关政府部门的“紧急求助函”在网上传出。

 

 

函中表示,由于其提供滚针的唯一供应商——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新镇人民政府自9月10日起实施“断电停产,拆除相关生产设备”的决定,将导致其无法供货,进一步导致“中国市场上300万辆汽车减产”,因此向相关部门申请让界龙延期3个月拆除搬迁。

 

在舍弗勒的“紧急求助函”事件发酵后,界龙所在的川沙新镇政府有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早在去年12月底,就已告知界龙方面,工厂要在今年8月底前停产搬迁。此外,“还因工厂积压订单的特殊情况,宽限了10天。”

 

根据内部人士透露,在这一期间,界龙心存侥幸,用一张临时排放许可证希望能够延迟生产至年底。更在今年5月,与舍弗勒签订了供应汽车动力总成专用滚针的大单。

 

界龙此前曾试图在江苏溧阳建设新厂,但两次环评均未过审,购买生产过程中排放重金属的设备需要几百万元,现在则面临拖延舍弗勒付违约款3000万元,溧阳厂房土地款2000万,以及违规生产的处罚。

 

此外,这也并不是界龙第一次受到处罚。

 

在上海浦东新区环境保护和市容卫生管理局2017年8月31日发布的区级重点监管企业名单中,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出现在“废水排放”监管企业名单中。

 

而从2009年起,界龙就已经是被重点监管的企业,2013年6月,其曾因违反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受到环保部门的罚款处罚。

 

目前,界龙已停产并自行切断了生产电源。

 

界龙拉丝成立于1993年9月,注册资本为1700万元 ,为上海界龙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专业从事钢丝拉拔、生产滚动体轴承钢丝、高碳络滚针、汽车特种用途钢丝等产品。据了解,2016年产10580吨,产值在7840万元左右。

 

据了解,为舍弗勒提供的滚针工艺对相关技术、热处理能力要求较高,因此能够达到相关标准的并不多——这也是舍弗勒选择其作为供应商的重要理由。

 

 

但如今,界龙停产已经是事实,而舍弗勒蒙受损失已经在所难免。很显然在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中,舍弗勒犯了两个很重要的错误。

 

其一,作为在华年销售额达180亿元的一级配套供应商,并未对其供应商体系进行很好的风险管控。

 

在签署供货合同时,对界龙将在4个月之后有停产风险之事,舍弗勒竟然并不知情。

 

在中国政府对制造业环保进行大范围整治的背景下,并未严格排查供应商生产环评情况,为如今事态发展埋下隐患。

 

其二,在“紧急求助函”中“绑架”整车厂。

 

求助函中表示:“舍弗勒一旦停产,将会导致49家汽车整车厂的200多个车型从9月19日开始陆续全面停产,其中包括凯迪拉克ATS/XT5/CT6、新君威、新君越、新GL8、上汽荣威RX5等热门车型。”

 

在求助函传出当天,汽场APP致电咨询涉及相关企业多位人士,均表示“对我们暂时没有影响”,并且特意强调“拜托不要提到我们”。

 

舍弗勒向相关部门发函大概已是无奈中的无奈,希望借“减产300万辆”以及波及多家上海当地重要整车厂,能够让当地市政府网开一面——由此也更加佐证:在界龙被责令整改停产的9个月内,舍弗勒并不知情。如今措手不及。

 

而让舍弗勒没有意料到的,大概是紧急求助函的流出以及发酵。这引起了整车企业们的反感则是情理之中。

 

或也因此,在事件传出后的12个小时,在9月18日晚10点30分左右,舍弗勒方面以声明表示:情况可控。

 

目前,舍弗勒正在协调全球资源,以能够正常为其客户供货,但带来重大经济与声誉上的损失已经不可避免。


E  N  D

未  经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投稿:readers@autobizreview.com

版权:13910987589

商务:13911182295




点击阅读原文,登录汽车商业评论微店购买本书


首页 - 汽车商业评论 的更多文章: